-生贺。

    这日不同于往年HOMRA的热闹,没有大男孩们嘻嘻哈哈的捣乱争先恐后的要去厨房,说着什么“要让草薙先生一饱口福”之类的胡话,也没有被王做的竭力表现出感情深厚却仍然惨不忍睹的烤蛋糕,也没有十束的各种奇怪却又新奇的礼物。

  只有小公主陪着赤组二当家晒晒太阳,像是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午后时分还有小姐陪着女友在酒吧里消磨时间,淡岛在午饭后来了一趟,说着要亲自做一份礼物给他,不出所料的仍是红豆泥奇怪料理。

  “他说晚饭前会来接你。”

  像是不满意明明有电话可以联系却非要下属跑腿——变相秀恩爱?淡岛小姐皱了皱眉看着草薙,而后者正对着红豆泥料理苦笑。

 

  虽然已经过了期待生日时爱人送礼物的年纪,但真正爱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时还是会有些——失落?

  宗像如往常一般和他一起回家,晚饭比平日里还要丰盛精致些,在换居家衣服时如平日一般占个便宜,亲吻抚摸,像是开胃菜。

  草薙很少喝醉过,理性而又成熟的吠舞罗二当家先生喝醉之后优雅温柔依旧,只有在上床时才会让人瞧出什么不同。

  那大抵是还要热情些,对宗像身体的依赖更强些,微红着脸并不抗拒那足以让人失去理智的冲撞,高潮时和人索吻那摘下了墨镜的眼睛里尽是欲望,眼角泛红格外的漂亮。

  

  等到洗浴后清醒了几分,草薙才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个戒指,那还是在他们做爱时宗像给他戴上的,自己却因那快感几乎没有发觉手上多了这么一个礼物。

  “求婚戒指。”

  宗像不等人开口就先说了,草薙轻笑着躺进被窝里看向他,室长大人并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对。

  “直接戴上了吗——我可不记得有求婚?”

  “那种时候,说什么你都会答应的。”宗像笑了笑,在被子里手搭上了草薙的腰,末了关灯闭眼,在黑暗中亲了亲他的唇角。

  明明只是一个亲吻,只是抚慰醉酒的人快些睡着,却还是在克制啊——克制那无尽的温柔与爱恋,才勉强不让自己溺死其中,足够理智的人与最爱的人做完爱,在睡前像是丧失了说情话的技能,思来想去也只有最普通不过的一句祝语,

  “生日快乐——草薙。”

    

——————
  急急忙忙补完这个生贺——祝全世界最好的吠舞罗二当家草薙先生生日快乐呀——♡
 

评论(2)
热度(15)

© 山水煎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