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念(1-2)

  !雷点:伪父子穿越养成!

  短坑不定期更新!

  其实就是个俗套剧情甜甜腻歪的日常x

  我是个可爱的甜胖球ho~


 


  前期高冷话少毒舌后期蜜汁粘糊儿子攻x表面温柔沾花惹草内心吐槽哔哔哔不停爹爹受(。) 

  


  一

  长念是被自己给吓清醒的。

  他还正迷糊着呢,下床摸索着想要喝口水,手还没摸到什么,那脂粉香就肆无忌惮的将他几乎熏了个遍。

   长念不情不愿地睁眼寻了个遍,心道这地方怎么和自个儿卧室不大一样,就瞧见面前竟是个古时闺女家用的梳妆台,镜中人乌发白衣,端的是仙气清俊,还没反应过来就是看了镜中那张脸——那作孽吓死人的脸哟……

  倒也不是五官吓人什么,只是,只是那眉眼描摹的忒重了些,一张脸化的惨白惨脸颊处却又是两抹红,唇更是别提了,比那新娘的红盖头还要再红上几分。

  长念已经不再纠结自己一个现代大龄男青年怎么到了个这样的鬼地方,他在认真考虑如何将这脸藏起来…从此不再见人了。


    二

  长喻发觉这府上有些奇怪已经是几日后的事了,他从姑苏回到长安,刚想歇下喝口热茶,管家下人却各个似丢了魂,没个正常反应。

  长喻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大抵也猜到了那成日扮女人的又对他欲行不轨之事——自己要称他一声“爹”的男人——估摸着又作了妖想要让自己多瞧他几眼了。

  长喻几乎一点也不想和那男人接触。自他发现长念就差脱光了上他床的黏糊,和用女人胭脂水粉之事之后,长喻差点就要下定决心分家了。

  这么想着长喻踏进了长念的院子,叹了口气面上无半分好脸色,一想到面对的可能是那人各种花招想要博得自个儿喜欢,无半分长辈自重的模样,长喻就有些头疼。

  只是当他看见那人时好像明白了这府上为何这般失常了——那浓妆艳抹举止不堪的男人卸去了那女儿家用的物什,正和小丫鬟说些什么。

  长喻几乎快忘记那男人原本的模样了,眼见着那人眉眼弯弯,带着浅浅笑意的样子,竟是那样温柔,那样好看。


 


 

 


评论
热度(1)

© 山水煎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