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和谐大家庭
  #工作人员小纸人

  那个看上去脸很白的人在这个庭院住下,时不时带回漂亮的姑娘与一些奇形怪状的家伙,每天出门溜达搞事,回来洗脸。
一天洗六次,早中晚,晚中早。


  当别的式神对他死心塌地的时候甚至被喂掉都含泪说下辈子还要……咳,总之怎么肉麻怎么来的时候,我还是在扫地,偶尔顶头上司送来一些奖励啊鼓励他一直脸黑下去,他才会看我一眼,偶尔俯身抬手弹弹我脑袋。
  你弹啥弹,不好看了撩不到隔壁庭院小纸人了就怪你。


  当那个喜欢哄别人家娃娃的鸟与一个黑翅膀的男人在这个庭院住下时,他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一天洗六次脸也被改成三次了。
  偶尔歇息不扫地或是擦擦灯笼时总瞧见那黑翅膀叫大啥狗的家伙总是抱着妖狐的尾巴不撒手,而路过的雪女一不留神就把人给冻住。
  后来他俩腻歪的时候坚决不让雪女路过,雪女只好陪他们的晴明阿爸吃麻辣香锅。
  反正最后没吃成就是了。



  我大概这辈子也不会知道他们什么打怪打群架是什么样子,只是回来时要么开心,要么那家伙被揍到隔壁博雅都认不出,看上去好像疼得要命。
  和从前不同的是先前安慰他照顾他的那群家伙很多已经不在了。帚神总是看着我在扫地,灯笼鬼寂寞的在一旁晃荡,庭院已经不需要这样的灯笼了,他们都老了。



  大抵是因为和雪女三尾的关系太好,帚神在这里待了很久很久。
  深夜里出了冥府那一群还没有睡时其他的早已进入梦乡,我抱着小扫把在一个角落里打盹儿。
  清晨太阳很好,平安京没有什么雾霾一说。只是我却看不见帚神了,雪女靠着窗户看向外面,三尾坐在樱花树下抱着尾巴,她们好像都很难过。一下子猜到了八九分,帚神也走了。
  我也有点难过,那扫把答应好了踏青回来的夜晚一起看星星的,只能我一人去瞧了。



  踏青回来的夜晚大家一起吃好吃的,席间他朝我走来取走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是对他的肯定。
  庭院很热闹,冥府痴汉哥哥在粘着弟弟,妖狐的尾巴还是被人抱。雪女安静的坐在一旁,三尾喝了些樱花酒,一直在笑。
  我还是再庭院里扫地,等着新的式神在这住下,或是离开。
  有些离开深夜还能就着灯火说说话,有些便是永别,不能再见了。

评论
热度(5)

© 山水煎茶。 | Powered by LOFTER